我上過的一個極品小姐

那還得從我高中時代說起!

2002年夏天正好是我複讀高三畢業,由於學業順利,得到了理想大學的錄取通知書,所以那一個假期玩得非常瘋,家里邊也不怎麽管我,對於讀書時候的門禁也沒有了,只要跟父母說一聲去哪玩了,父母基本上也不會管。

補習班時候玩得好的幾個朋友也都拿到了大學的通知書,所以大家在假期里經常一起玩,又一次大家又一起開包房打麻將的時候,我朋友沖兒跟我沒玩,在邊上看得無聊,就邀我出去走走。當我們兩人逛到我們那地著名的紅燈區時,沖兒問我想不想去找個小姐,那天心血來潮,想自己辛苦讀書這麽多年來女朋友也沒談過,更說不上與女性的親密接觸了,所以就點頭答應了他,我們兩瞅著一家店里沒有顧客的按摩房,猶豫了很久就走進去了。

由於那時候我從來沒有來過這種地方,所以特別的害羞,也特別害怕,這麽小一個縣城,萬一碰上熟人就麻煩了。好在沖兒是老嫖客,我想在怎麽樣他也不會犯那種傻的!

進去后我就看見有兩個小姐坐在沙發上看電視,我不敢仔細看,就知道一個有點胖,一個有點瘦,身材還行,年紀估計有26歲的樣子,是我喜歡的類型,我就偷偷的多瞟了她幾眼!這是按摩店的老板從里屋出來了,是個男的,估計有四十來歲,我開始以爲老板看到我們這樣年紀小的就來搞這事,以爲老板會吃驚,沒想到老板看到后卻沒什麽表情,估計像我們這樣年紀的嫖客見多了,老板熱情的迎上了我們,還叫沙發上那個我喜歡的小姐給我們泡茶。

沖兒就和老板邊抽煙邊和老板聊著,不只是默默的抽著自己的煙,一句話也沒多說,這時那小姐把茶端給我后,輕輕的在我手上捏了一把,我頓時臉紅到了耳根,那小姐吃吃的小了兩下,接著回她的沙發上看電視去了!

等沖兒和老板談成后,沖兒把我拉到一邊悄悄的跟我說他這兩個小姐都看不上,等老板打電話去其他店里叫個小姐過來,問我也要不要叫另外的,我說不必了,我給他指了指那個給我們倒茶的小姐就說她就行了!

等老板把小姐找來后,沖兒還比較滿意就說是她了!然后才跟老板說我看上了那個倒茶的小姐,老板說行,於是帶那小姐就帶著我上這他們店里的三樓,沖兒跟那小姐去了二樓!

當年全國各地房價都便宜,租房子也便宜,所以就他們這個店租的是一幢小樓房,共三層,每層都有幾個獨立的房間,供給顧客用,沒客人時小姐也在這里休息。在上樓的時候我問了那小姐叫什麽名字,那小姐說她叫小惠,我想這肯定不是她的真名,但由個代號也好,省得問她什麽事的時候只能喂喂的叫!小姐也問了我叫什麽名字,那時候雖然單純,但並不傻,肯定不會跟他說我的真名,平時大家都碗哥碗哥的叫我,我就跟那小姐說你叫我碗哥得了!

來到房間后小惠並沒有打開房間里的大燈,只是把床跟前的绯紅色的小燈開了,房間里有很濃的廉價香水味,但對於那時候的我就像來到了瑤池仙境一樣,腦袋都發暈!

小惠說她要先上趟廁所,叫我先把衣服脫了然后就走了,我當時很緊張,沒脫衣服,只是坐在床邊抽煙,一跟煙都還沒抽完,小惠就回來了,看到我后問我怎麽還沒脫衣服,我說我先抽完煙在脫,其實那時候我是害羞,哪敢再女人面前脫衣服啊!小惠卻二話不說,兩下就把衣服脫完了,只留個胸罩和三角褲,然后躺在床上跟我也要了支煙!其實我當時心里緊張死了,但卻沒有表露處來,有一搭沒一搭的跟她瞎聊著,我慢慢放松了下來,滅了煙,也把衣服脫了,只剩下三角褲,跟她並排躺在床上!

現在想來都好笑,當時兩人都脫成那樣了,我卻一直規規矩矩的,並沒有在她身上亂摸。等小惠抽完煙后,她又主動把乳罩和三角褲也脫掉了,白白的奶子和黑黑的深林刺得我口干舌燥,迫不及待的夜把三角褲脫掉,想著我人生的第一次終於要來了。

可能由於緊張的緣故,我雞雞一直都沒硬,小惠幫我撸了幾下,一下子就翹起來了,小惠撫摸著我的雞雞,說真大,當時我全身血液往上湧,一把抱住了小惠,啃起了她的奶子來!小惠哼哼哈哈的叫了幾聲,摸著的雞雞就往她穴里塞了進去,后來小惠才告訴我那他叫的那幾聲,不過是職業性的叫法,當時並沒有動情!

對於我人生第一次檫進穴里,我無法用語言來描述我的感受,只覺得全身發軟,雞雞好像被一個溫暖的小嘴吸著,覺得當時死在小惠身上也值得了。

我跟小惠就那樣一直操著,我也不知道變換姿勢,大概操了有十幾分鍾吧就射出來了,並沒有像其他人的第一次那樣馬馬虎虎兩分鍾就射了!

完事后,我點上了兩支煙,跟她聊天,她說她是廣西柳州人,家里有兩個姐姐,她是老三,下面還有一個小弟,由於農村重男輕女的思想,所以她只能上完職校,在職校里又發生了一些傷心之事,一氣之下才會來到這地方做小姐,當時我天真地信以爲真,又由於第一次品嘗了禁果,就把我自己的真實情況都告訴她了,后來她都還跟我提過這事,常常笑我很傻很天真,那麽容易相信人,做小姐的誰不會編一個楊白勞那樣的故事啊!

樓下沖兒也完事了,叫我走,我把衣服收拾好后,小惠叫住我問我有沒有手機,我說沒有,他說那留個QQ吧,於是我把QQ留給了她!后來我明白婊子無情這句話后問過她位什麽她要我吧QQ留給她,她說當時我進店里看到我的第一眼就覺得我像他小弟,后來我我跟她做她才知道我是第一次,就覺得疼惜我,就想留個QQ,稍做無聊之慰吧!

從那之后的幾天我都乖乖呆在家里,朋友叫我也沒出去玩,覺得自己像是干了什麽壞事一樣,心有愧疚,天天搶著做家務活!

有一天我正無聊上網時QQ突然有好友+我的提示,我看她發過來的驗證消息說是叫小惠,我當時腦子突然短路沒想到是她,但也允許了她加我,然后我問她是哪個小惠,她說才過幾天就把她就忘了我才恍然大悟,原來是她啊!

她問我在干嘛,我說在家呢,一個人無聊,她問我吃飯沒有,我說沒有,然后問我願不願意陪她吃飯,當時我猶豫了很久,一個是是怕被別人發現我找過小姐,又覺得自己考上了好的大學,怎麽也算得上天之驕子,你一個雞婆憑什麽叫我跟你吃飯啊,再說負罪感也沒消除,但又想到她軟軟的身子,甜甜的聲音,終於還是同意了。

我來到她給我說的地方后,遠遠看見她一個人坐在店里,正無聊的玩著手機,這店是在個偏僻的地方,我心里就覺得他挺體貼人的,左右看了下沒人后就進去了!

吃飯時她跟我聊了很多,我跟他說了很多我讀書的情況!她也一直笑著聽我說!吃晚飯她問我現在又沒有空,她在外面租的房子漏水問問願不願意幫她忙,當時我雞雞就翹起來了,在傻的人都挺得出這里面的意思,我毫不猶豫的就跟他走了!

來到她的住處關上門我立馬就抱住她,邊扯自己的衣服邊邊她的奶子,她嘴里喘著粗氣說叫我不要慌,先去洗澡,我那時候哪還聽得進去那些啊,拖著她就往床上滾自己衣服脫干淨了就去撕她的衣服,結果乳罩我解不開,她吃吃的笑了起來說別慌,姐姐交你,我才知道乳罩在后面有小勾一拉就開了。我舔著她白白的奶子,仔細觀察她的乳頭,發現乳暈很大,但乳頭不黑粉嫩粉嫩的,她抱著我就像抱小孩吃奶一樣,問我想她了嗎,我拼命點頭,她說姐姐也想你啦,然后探手抓起我的雞雞撸著說真是個小孩子!我雞雞被她手一碰,立馬又硬了三分,就開始扯他的三角褲,但她卻死死的捂住,不讓我得成,嘴里叫著“你先聽我說”,我那時候哪還聽得進去啊,使勁硬拉她的褲子,她看我實在不聽,用手使勁掐了我雞雞一下,我雞雞吃痛,立馬跳了起來,雞雞也軟了下來,她見我臉色痛苦,靠過來臉色急切的問我“怎麽樣,要不要緊,對不起啊!姐姐也不是故意的”我黑著臉不理她,心想什麽人啊,都到這份上了還在當婊子立牌坊!

她見我不理她,更急了“都是姐姐不好,你怎麽樣啊!要不要緊,讓我看看”伸手過來想摸我雞雞,我用手捂著不讓她看對她吼道“你什麽意思”見我能說出話來,她舒了一口氣“你讓姐姐看看,別留下什麽后遺症,姐姐不是故意的”我一聽說有后遺症,人又單純,立馬慌了“姐姐,你看看,是不是腫了”,她用手撸了撸我雞雞,我雞雞又慢慢的硬了起來,但當時我自己感覺是麻的,雞雞硬起來完全是生理反應,她說“沒事,你看這不是好好的嗎”我臉紅了問她“你要跟我說什麽事啊”“姐姐就是想先叫你洗個澡,你看看你全身汗味”我臉紅紅的說“昨天跟朋友打籃球,回家太累了,沒顧得上洗澡,今天你這麽早叫我,我澡也沒洗就來了”她拍的我的雞雞說“快去洗澡吧,洗完澡姐姐就是你的了”我就進了浴室洗澡。

出來的時候房間里光線變暗了,窗簾被拉了下來,還點起了藏文香,她躺在床上,面上蓋著薄毛巾,看我愣愣的看著她,招收叫我過去,到了床前,她拉我躺在床上也給我蓋上毛巾,戳著我半硬不軟不雞雞說“讓姐姐看看洗干淨了沒有”鑽進毛巾里一路舔著我的身體往下,我感覺她的頭發撩過我的胸膛,癢癢的,問她“姐姐你干嘛?”她沒回答我,我哎呀了一聲,雞雞被她含進了嘴里,我掀開毛巾看她舔著我的雞雞說“姐姐髒”,她搖了搖頭,什麽話夜沒說,臉紅紅的看著我,舌頭在我龜頭上打著圈,我感覺不行了,想要推開她,她卻死死握住我的雞雞,更用力的吞吐著,我立馬就射了出來。射完后她把我射出來的精液吐到紙巾上,喝了口水漱了漱口,笑著說“嗆死我了”又立馬張開嘴探下身去,我以爲她又要含我的雞雞,但身體傳來了的感覺是她在舔我的蛋蛋,我什麽話夜沒說,靜靜的享受著她給我帶來的服務。

這里說點題外話,不知道各位狼友試過沒有,其實蛋蛋舔起來很爽,雖然沒有做愛的那種快感,但含蛋蛋有像做按摩那樣的感覺,全身很放松,我就算雞雞硬著,如果被女人吸了幾下蛋蛋,雞雞立馬就會軟下去。

過了一會,她估計也差不多了,又用嘴吹了我雞雞幾下,等我雞雞硬了,爬起身來對我說“你好好躺著,讓姐姐好好照顧你”叉開雙腿,對準我雞雞就坐了下來,我努力想看清楚女人的小穴到底是什麽樣,但被她的毛擋住就是看不清,她上上下下的起伏著,兩個白白嫩嫩的奶子也上上下下的抖動著,額頭沁出了汗水,夏日午后的陽光透過窗簾照在她身上,紅紅的皮膚,微微喘著氣,使我看呆了。

她見我這樣,抓住我的手按在她的奶子上,教我揉著她堅挺豐滿的乳房,不一會我就感覺她的穴夾得我越來越緊,好像要使勁把我雞雞擠出她的逼一樣,雞雞都有點隱隱作痛,但是那種很舒服的痛,她也動得越來越快,流出來的水都打濕了我和她的陰部,連陰毛上都沾滿了她的淫水,她的屁股撞擊我的胯部發出“踏踏”的聲音,終於她悶哼一聲軟軟的倒在我的身上,房間里只聽到她喘氣的聲音。

休息的了一會她爬起來說“姐姐舒服了,你還沒射呢,來,我躺著”說實話,雖然她在上面費了那麽大的勁,但我雞雞沒有一點要射的感覺,確實沒有那晚男上女下位給我的感覺來得爽。她拉過枕頭,墊在她的腰部,把她的逼終於露在我面前的,大陰唇向外翻著,小陰唇像嘴巴一樣一吸一吸的,顔色雖然不是粉嫩,但也不十分黑,我用手摸了摸她的穴,沾得我一手淫水,放在鼻子面前聞了聞,沒氣味,又用舌頭舔了舔,同樣沒味道,她看我這樣嗔怒的打掉我的手,探手抓住我的雞雞,放到了她的穴口,我往前一挺,雞雞就滑進去了,還是跟地一次一樣沒什麽經驗,我雞雞只知道在里面橫沖直闖,她抱著我躺在她身上,有舌頭舔著我的頭發,舔著我的耳朵,分外溫柔,不一會我就射了。

路過看看。。。推一下。。。
我想我是一天也不能離開
我最愛了
路過看看。。。推一下。。。
我覺得是註冊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