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的決定

      「今天的採訪結束了嗎?辛苦啦!」

       走進辦公室的女子沒有多說,只是禮貌地向說話的鬍子男點個頭,走到座位上,開始整理包包裡的物品。她是名黑色及肩短髮的女性,清秀的臉蛋,稍作打扮就是一般男性心目中的理想女孩,在這間新聞公司工作還沒有多久,只是個新鮮人的姿態,再加上個性比較內向怕生,不只採訪時的應對還非常生硬,就連對公司的前輩也很頭痛,因此總是選擇安靜地縮在辦拱桌上做事。她將鉛筆、原子筆各種文具放入筆筒,拿出採訪的筆記本,專注地看著上面的紀錄,那是關於採訪包圍政府機關的學生,談論他們為什麼這次要採取這麼激進的行動。採訪的對象侃侃而談,自己卻只能照本宣科地問問題,其實對他們談論的內容一點也搞不懂,心裡很佩服他們的勇氣,也很佩服他們的博學多聞,自己都已經是社會人士了,比這些學生還年長幾歲,怎麼還是什麼都不懂的笨拙模樣呢?

       「採訪的內容已經剪好囉,小玟也趕快把新聞稿寫一寫,今天就可以交差了。」

       後製人員也都是比較早進公司的前輩,經驗豐富根本不需要新進記者的小玟來溝通,自己就把新聞影片的內容剪好,讓小玟自己去一邊看影片,撰寫新聞稿。小玟打開資料夾,裡頭已經有剪裁好的影片檔:

       「『請問你為什麼要來包圍政府機關?』

          『因為反對這次的貿易條款啊!』

          『請問你知道條款的內容嗎?』

          『當然不知道!』」

       「咦?我們不是訪問了三十分鐘左右嗎?」

       「喔!那個只是要讓對方覺得我們有訪問的誠意啦,真正的新聞片段怎麼可能這麼久,保留兩個問題就不錯了啦!」

       「可、可是這樣……不會斷章取義太嚴重嗎?」

       「嗯?會嗎?結論上來說不就是這樣嗎?哈哈。」

       無視小玟一臉的苦惱,後製的大哥哈哈笑著,又低頭開始做自己的事,彷彿有做不完的工作在等著他。小玟還是站著,她搔搔臉頰,好像還很困惑,自己剛剛這麼努力克服心理障礙發問到底是為了什麼?這樣的東西真的沒問題嗎?畢竟第一次接觸工作都是以自己的標準來衡量,小玟心想,如果自己是人民的話,肯定不會接受這種報導的。

       「怎麼啦?還在想東想西。」

       「沒、沒什麼啦,只是覺得這樣的報導真的沒問題嗎?」

       「沒問題?當然沒問題啦!」似乎是這裡的大前輩的鬍子男滿臉笑意。「應該說不這樣報導才會有問題吧,稍微多寫一些,一定會被上面那些人退稿的,到時候就一直在交稿跟退稿之間打轉就好了,最後如果開天窗,要背責任的可是你喔,你想要這樣嗎?」

       鬍子男還是笑著的,可是眼神充滿混濁的噁心。小玟雖然被盯得渾身不舒服,不過還是沒有勇氣表現出厭惡,而且對方是好心提醒自己,還有怨言的話自己就太不懂事了,她像個搖頭娃娃一樣快速擺頭,表示自己不想要有這種悲劇。

       「沒錯吧!出來混口飯吃而已,不要替自己找麻煩。每間公司都有它的潛規則的,到哪邊都一樣,如果不能適應的話,那可是沒辦法在社會生存的喔。」

       「嗯、嗯,我知道了。」

       沒錯的,在哪邊都一樣,在這個環境下,每間公司都是這麼糟糕,再怎麼樣都要自己想辦法求生存,只要把份內的事情做好,其他的都不要多想。小玟下定決心般握了拳頭,又坐回自己的辦公桌前,可是就在她準備開始打字的時候,突然從遠方傳來一名中年女性的呼喊:

       「小玟,劉桑在叫你哩!」

       「劉、劉桑?」

       遲疑了一會兒,呼喊的女性急躁地衝了過來,要小玟趕快過去。劉桑是他們部門中做高階的人物,當然是不可以怠慢的,但是小玟弄不懂為什麼要找她過去?平常沒有接觸,也不可能有機會接觸,她畏畏縮縮地站起身子,帶著遲疑的腳步往部門裡唯一一間的個人辦公室前進。

       「劉桑啊,那個老色胚又想做什麼?」

       「誰知道?而且剛剛表情凝重的,好像有重要的事吧。而且再誇張也不會對下屬出手啦!在想什麼!」

       「沒辦法嘛,男人有得吃就不會挑嘴,哈哈。」

       聽著鬍子男跟中年女性的竊竊私語,講那麼大聲,簡直就讓小玟懷疑是不是故意說給她聽的程度。反正她是裡頭最菜的,不管怎樣她都不能回嘴,聽到那些話,心裡更加的不安,但也只能一步一步沈重地繼續前進……。

高中的時候交了一位男朋友,沒有什麼特別的感覺,只是被告白了,好像找不到拒絕的理由,所以就答應了。兩個人走在路上,男方好像要宣示什麼一樣,總是強調一定要牽手。男女朋友好像就應該要這樣吧?觸摸別人的手,沾染上男人沁出的手汗,噁心的感覺無法從小玟的心中抹去,但還是配合地十指交扣。交往不到兩個月,男方對小玟提出想要做愛,保證絕對會用保險套,班上的誰誰誰其實早就做過了,男女朋友關係發展的差不多本來就會走到這一步,各種說法不斷侵襲小玟。好像拒絕不了,自己也找不到拒絕的理由,小玟再三的猶豫,打從心底感覺到跟這樣的男人親密接觸很噁心,但是都已經是男女朋友了,怎麼可以嫌棄對方?而且也不能跟對方說自己就是不想做,這根本算不上是理由,總是結巴地唯唯諾諾的小玟,這次還是勉強地點點頭。

       兩個高中生,借了父母要工作到深夜的朋友家,在別人的家裡進行初體驗,朋友離開前的笑容猥褻得噁心,有種明天全班就會知道自己今天破處的消息,小玟有些後悔,很想趁什麼都還沒發生前奪門而出,但她還是乖乖坐在床上。兩個人對看著,男方吞了抹口水,咧開嘴嘿嘿笑想緩和氣氛,果然在小玟的眼中只有更加的不舒服。兩個人的尷尬還是持續著,沈默地解開衣物,襯衫、裙子全都脫下,只剩下白色的內衣褲,對方也脫得只剩下內褲,真的還是走到這一步了。

       小玟躺到床上,猴急的男人撲了上來,已經裝不下去了吧,表情猙獰只想趕快享受成人的滋味。他掀起小玟純白的內衣,張開嘴巴拼命吸吮,粉嫩的乳頭、柔軟的胸部,好像是什麼美味的食品一樣,男人只是貪婪的索求。舌頭的觸感好噁心,胸部上都是另一個人的口水,連牙齒、嘴唇都用上了,小玟不斷強忍身體的抗拒,生怕自己一個不小心就推開上方的男人。內褲被脫下來,男人用他的手指入侵,根本連洞在哪裡都搞不清楚,一靠近就想要快速攪拌,小玟被手指戳得幾乎要落下眼淚。男人終於找到洞口,根本不知道要控制手上的力道,在敏感脆弱的小穴亂搞,指甲把陰道內壁刮傷,好像都要流血一樣,只勉勉強強分泌出一些黏液。這種事就是這麼疼痛嗎?小玟只知道遮掩雙眼、忍住眼淚。

       「差不多可以了吧?」

       小玟也搞不清楚,呆呆望著男人努力上套的模樣,終於裝好了,他的東西就在自己的小穴裂縫上亂戳,怎麼樣都放不進去。惱羞成怒吧,男人的動作越來越粗暴,最後還是找到了洞口,他的東西就這樣放進小玟的身體。好痛、好痛,除了疼痛之外什麼都感覺不到,那個東西在小穴裡面動得很不順暢,陰道柔嫩的肌肉,只感覺到熱辣辣發炎般的劇痛,而男人還要在裡面摩擦,繼續增加女方的痛苦。好像在流血了,小玟不斷低頭檢查自己的小穴是不是出血,好有理由讓男人停止一切的行為。沒有鮮血流出,男人持續用她的身體發洩,拔出去、捅進來,惡夢到底要什麼時候才能結束呢?

       「小玟,舒、舒服嗎?」

       該怎麼回答?痛得都在流淚了,可是這似乎關乎到一個男生的自尊。小玟沒有說話,只是回應裝得很差的苦笑,但男人也好像滿足,繼續埋頭他的衝刺行為。這樣的活塞活動竟然還要加劇!小玟感覺到自己的下半身好像沒有知覺,疼痛讓她緊抓著床單,她強忍著沒有哭嚎出聲音。

       「啊、啊,不行了,要射了!」

       小玟終於可以稍微安心,這樣的地獄要結束了,理智讓她緊緊的盯著下面,看著保險套有沒有好好戴在陰莖上。男人挺直腰,抖了兩三下,鬆了口氣,拉下套子丟到垃圾桶,就直接躺到床上,激烈的運動讓他疲憊。這是什麼初體驗?除了痛之外,還有噁心的感覺深深烙印在身體上,兩個人還光溜溜著身子,旁邊的男人就已經傳出陣陣鼾聲。小玟用棉被緊緊包覆住自己,抱著膝蓋,有種想大哭的感覺,卻只能瞪大眼睛疑惑地看著前方,一滴眼淚都流不出來。

       小玟與那男人之後又做了兩次,還是一點感覺也沒有,除了噁心與疼痛。小玟總是無法拒絕男人的要求,因為找不到拒絕的理由,沒有拒絕的理由還想要否決,那根本就是自己在無理取鬧。沒多久,男人跟小玟之間的距離越來越遠,男人也越來越不把小玟的話當一回事。這樣也沒關係吧,查覺到一切的小玟卻不打算挽回,名存實亡的男女朋友也不錯吧?又沒多久,男方提出了分手,小玟接受了。沒有多大的難過,眼淚都花在哭泣自己損失的東西,而對於男方的情感,卻似乎不曾在意一樣。好像走出傷痛的小玟,在大學也跟幾位男生發生過性關係,只要被強烈的要求小玟就沒辦法拒絕,身體就這樣一次一次跟不同的男人結合,或許直到出社會了,這樣的惡習還是改不掉吧……。

       「各位觀眾大家好!從四天前就開始包圍政府機關的學生,直到今天還是在外頭靜坐。從鏡頭可以看到,帶頭的學生們現在正輪流到台上演講,學生們還是群情激憤,似乎隨時會跟警方發生衝突……」

       真的還是過來了,小玟站在學生群裡,她不是以記者的身分來到,而是以協助抗議學生的身分,在一旁報導的,是同公司的前輩。因為小玟的特殊身分,再加上她的要求,她得到了上台向學生演講的機會,當然她現在正在為即將上台而感到焦慮,不斷搓揉手指,就像學生時代要上台報告一樣。

       「各位,接下來有位記者想跟我們分享她在電視台看到的一切,她願意拋開自己的身分,賭上賠掉工作的勇氣,實在是令人敬佩,就讓我們請小玟小姐為我們說幾句話吧!」

       真的來了!小玟身體因為緊張而顫抖,同手同腳走上講台的模樣實在笨拙。她接下擴音器,嘴巴顫抖著,腦袋也一片空白,根本無法回想起早在肚裡打好的腹稿。所有的眼睛都在盯著自己,該怎麼辦呢?小玟呆呆望著台下,突然像被什麼尖銳物品刺到一樣,身體跳了一下,終於鼓起勇氣張開嘴巴:

       「大、大家好,我是XX電視台的記者。其實我來這裡,只是因為有些事情看不下去了。」講到這裡,小玟突然一點心虛的感覺都沒有,甚至可以挺起背脊,將心裡的話全部說出。「我在公司裡看到了,我辛苦做的三十分鐘採訪被剪成了不到一分鐘的畫面,那是很明顯的斷章取義,但是我只能配合他們,寫出不符合事實的新聞稿。不只如此,任何有關這次學生運動的採訪,一定會被新聞媒體曲解,只要你接受了訪問,就算你回答了三十幾個問題,對方也只會採用一、兩個回答,甚至會將不同的問題跟答案接起來,連斷章取義都不算,根本就是自己創造新的問答了!而我們這些媒體都是受到政府的操縱,難道最可惡的不是政府嗎?所以我才要站出來揭露這些真相!」

       小玟越說越激動,連她都不知道自己為什麼可以說到這種程度,明明平常只是個躲在後頭的怕事蟲,但是現在就像要把什麼累積在心中的東西抒發出來一樣,朝著台下大喊。台下的大家真的回應自己了,「我就知道是這樣!」、「政府真的越來越過份!」,各種激動的話語互相拋擲,大家躁動著蠢蠢不安,好像真的要因為她的那番話發生什麼事。台下傳來暗號,小玟終於從陶醉中清醒,現在直接跑下台太顯眼了,但是小玟的全副精神已經集中在逃跑上。

       「這樣的政府已經讓人受不了啦!只是包圍根本不夠,有種的人就跟我衝進去,占領政府機關啦!」

       「對啊!直接占領了啦!」

       群眾的氣氛整個改變了,突然跳出的人高喊著要攻占政府,其他人在聽見剛剛那番話的時候早已熱血沸騰,強行進攻的呼喊更是讓群情激昂,所有人都摩拳擦掌,準備往前進。

       「等一下,大家!不要跟警察發生衝突!」

       領導人趕快接下小玟手中的擴音器,可是已經來不及了,群眾向前推擠,身體的摩擦讓情緒激動,根本沒有人聽得見領導人的話。駕著盾牌的警察一步也不肯退讓,也拼命將群眾推擠回去。

       「X林祖母!還擋!」

       一名男子不知道從哪裡拿出球棒,狠狠往警察的盾牌上敲擊,幾個警察撐不住摔倒了,大家立刻朝缺口推擠,其他警察立刻趕來支援。又不知道是哪來的人,拿出狼牙棒、電擊棒之類的武器攻擊警察,場面頓時一片混亂,騷亂一發不可收拾。

       「你們到底在做什麼!我們可是強調和平的學運耶!」

       一旦有攻擊的行為就完蛋了,但是阻止不了一切的發生,整個場面只剩下暴動可以形容。警方得到了驅逐的指令,早就在後面準備好的消防車噴灑出水柱,將群眾向後驅趕,奔跑的、摔倒的,頭破血流、手腳擦傷,那些手無寸鐵的人們,一個個身上掛彩,完全無法抵抗警方,彷彿剛剛那些暴力攻擊警察的行為都是假的一樣。

       「X林娘!害林北在這裡站這麼久,看你還敢不敢妨礙公務!」

       拳打腳踢,即使已經倒在地上了,還是用盾牌繼續往前推,警棍像雨水一樣落在倒在地上的人民,那些傷已經不是流血破皮的程度,即使骨折、腦震盪也不奇怪的傷勢。

       人群被驅離了,政府以暴力的方式順利解決了這次的抗爭,其他人民也看到了,那些攻擊警察的暴民們果然是那樣的不理性,民主法治的國家最重要的就是和平,只要有一點點的肢體衝突就是違反遊戲規則。相信在不久的將來,人們又會忘記這一次的抗爭,政府又可以默默地運行,讓一切平順地執行下去。而這次抗爭短暫出現的女英雄記者──小玟,在暴力衝突開始的時候就消失了,跟那些率先發動暴力的人們一起消失了。

       黑暗的房間裡,只有床頭旁的昏黃小燈,還有螢幕的光芒在亮著。機器的聲音雖然很細微,但嗡嗡叫的只會讓人感覺刺耳,在機器裡面,女子裝腔作勢的念稿,不知所云的斷句方式也令人厭惡,可是坐在電視機前、沙發椅上的老男人卻十分滿意,油滋滋的肥臉咧開嘴笑著。在他的底下還有些聲音,胯下間傳出噗滋噗滋的聲響,黑髮的俏麗女性正在吸舔著他的老二。女性皺著眉頭,中年人如同野獸般腥臭的味道讓人受不了,但是她還是像個不敢違抗命令的奴隸一樣,專注地舔著散發惡臭又軟趴趴的東西。

       「哈哈,這些學生真是太嫩了,根本不知道政治是什麼,還敢出來跟我們鬥!全國的媒體只會播放他們暴動的畫面,現在大家都知道他們只是一群暴民。放心吧,你演講的畫面當然是不會播出來的。」

       底下的小玟擡起頭,看著壓在她頭上的那個老男人,從腹部一直往上爬升的噁心,幾乎都要湧出口腔。她呆呆的,最後還是呵呵陪笑,笑得比老男人還要噁心。劉桑皺起眉頭,看在小玟還算個美人的份上,總算又露出猥褻的笑臉。

       「你這次做得不錯,只要我想要的話,你要馬上升遷也不是問題,就看你怎麼表現了。」

       「是、是……」

       一點喜悅也沒有,反而是手腳冰冷地冒出冷汗。根本不是為了什麼職位才做這種事,只是不想要被這個社會抹去而已,只是想要繼續在這個社會生存而已,才沒有這麼多目的。害怕讓小玟又低下頭,繼續吸舔男人的東西。從來沒做過這種事,中年男性的味道又特別重,用嘴巴去含別人放尿的地方,這種事情除了噁心之外,還會有什麼感覺?粗黑的龜頭,在嘴巴裡用舌頭轉啊轉,手指在竿部輕輕按壓、搓揉,對方卻始終沒有感覺一樣,陰莖的狀態能算是半勃起嗎?整根陰莖還是軟軟的沒有精神,彷彿在嘲笑她連取悅男人程度的事情都做不好。

       「真是的,技巧也太差了吧,你不會是第一次做這種事吧?」

       「是、是……」

       「嘿,現在年輕人不是很開放嗎?這麼年輕就跟別人上床,竟然沒試過這種玩法。算了,把衣服脫掉。」

       很想說自己也不是自願有性經驗的,小玟乖乖脫下衣服,將襯衫、黑裙全部除去,在劉桑的指示下,連絲襪、內衣褲都脫下,兩三下就全身一絲不掛。劉桑也把自己的衣服都脫掉,肥胖的老男人自己坐到了床上,招呼小玟過來。小玟還想遮掩自己露出的三點,但是這樣的行為根本沒有意義,只能全身僵硬,一步一步勉強地靠近老男人所在的床鋪。

       「就是這樣,躺在我身上,把手放開。」

       小玟讓自己的身體靠在那個肥老的身軀,噁心的肉感立刻傳到她細緻的肌膚,彷彿背後貼著充滿肥油的豬肉。男人掰開她的大腿,命令她不可以阻擋,又粗又短的肥胖手指在她的大腿上搓啊搓的,耳邊傳來低沈嗓音的卑猥笑聲,小玟全身除了不舒服,什麼都感覺不到。男人扭過她的頭,肥厚的嘴唇貼了上來,嘴巴裡面是臭水溝一樣的惡臭,還帶點菸草的臭味,舌頭硬是糾纏上來,在她的舌頭上繞來轉去,甚至與她交換著唾液,但是那個男人嘴裡的真的是口水嗎?還是某種怪物的黏液?實在是無法想像的噁心。老男人心滿意足地離開她的嘴唇,唇齒間還牽出一條細絲,小玟只覺得自己的心裡好像被什麼東西掏空了一樣,整個人呆呆地,眼前什麼都看不見。

       「喔喔,聽說被用過了,想不到小穴還挺緊實的嘛!年輕真好呢。」

       手指終於玩弄到小穴上,肥胖的手指不急著往洞穴裡進攻,只是用手指將穴口稍微撐大,中指貼到鮑魚的嫩肉上輕輕摳弄,突然小玟全身像通電一樣,腰往上一跳,酥酥麻麻的是前所未有的觸感。老男人得意地笑著,繼續朝著嫩肉上突出的一粒進攻,中指先是緩慢的搓動,速度越來越快,強烈的刺激讓女人好像要崩潰一樣,她的身體不受控制地跳動,咬著食指想要強忍住體內湧出的快感。男人看準小玟已經進入狀況,將手指併攏,貼在柔嫩的鮑魚上,快速左右搓揉,不停刺激已經腫脹充血的陰蒂,速度越來越快,攪拌的聲音也越來越大,終於女人忍不住了,緊緊抱住身後的男人,腰用力往上一挺,輕微地高潮了。

       「身體給我放鬆!又不是第一次了,緊張成這樣幹嘛!」

       劉桑生氣了,小玟雖然心裡更加緊張,可是更害怕不聽話的後果,她強迫自己的心裡沈靜下來,身體也漸漸柔軟,本來還只是男人強押著她,被架著的雙腿還懸在半空,現在她的腳甚至柔軟到可以碰到床鋪,完全就是迎合男人張開的模樣。劉桑也毫不客氣,不只用中指闖入,中指與無名指併攏,兩根手指在裡頭激烈攪拌。真是不可思議的感覺,從來沒有因為性愛而舒服過的小玟,現在下體卻不停傳來電流,這應該就是舒服的感覺吧?熱熱麻麻的,嫩肉被觸碰的感覺還很陌生,但是身體卻會隨著這股感覺亂擺,甚至可以說因為這個感覺興奮。這個男人的技巧跟小玟過去遇到的人完全是不同等級,巧妙的攪拌,已經可以聽到水聲,女性舒服的汁液很清楚地流了出來。好像就是在等待這個時刻一樣,劉桑卑靡地微笑,張大嘴巴,發出「啊」地貼上小玟的小穴,被那種充滿惡臭的嘴巴用過,這個小穴也算毀了吧。靈巧的舌頭在小穴裡鑽啊鑽,不停吸吮流出的蜜汁,大片的肥舌一鼓作氣在裂縫上舔弄,充血的豆豆也被牽引,電流猛然往上竄,小玟的腦袋瞬間麻痺,伸出舌頭好像又輕微高潮。

       「你也給我舔一舔這東西吧。等一下可是要進入你身體的,最好濕潤一下,雖然看你的淫穴應該是不用了,哈!」

       小玟側過頭,剛剛男人的東西就不停在她的臉上磨蹭,只要稍微轉頭就可以看到。剛剛那個軟趴趴的東西,現在竟然這樣兇猛地挺立起來,比剛剛還要粗大上三、四倍吧。明明就沒有刺激,為什麼這時候反而會這麼有精神?小玟不敢多想,勉強張大嘴巴,吃力地含住那個粗黑的東西。依然的惡臭,吞吐更加的不方便,加上現在這種姿勢,想要活動頭部也有困難,真的只能像那個男人說的一樣,用舌頭把那個粗大的東西濕潤而已。老男人還在舔她的小穴,舌頭伸入攪拌,朝各個方位刺激,給予女人最大的舒服。男人擡起頭,又換成合併的手指,一插入小穴裡就是高速攪拌,終於忍不住的小玟吐出男人的東西,放聲淫亂高喊,淫水從小穴裡飛濺出來,噴到小玟自己的臉上,甚至張開的嘴裡,但是她一點也不在意,肉體的快感奪去她其他念頭,全身用力的緊繃,男人手指最後一次用力地插入,小玟迎來人生第一次真正的高潮。

       「好了,終於可以來好好享受了!」

       「您、您不戴保險套嗎……?」

       「哈?怎麼可能用那玩意?事後吃避孕藥也可以啦!」

       「可是……」

       「不要囉嗦了!」

       竟然要跟這種老男人不戴套性愛,簡直就是噁心到極點,而且對方明顯是個玩弄女人的老手,誰知道他的東西跟多少女人做過,誰知道他不會不早就有什麼性病,可是小玟還是一言不發,乖乖躺到床上,像第一次一樣遮住眼睛,只是不想面對眼前的真相。當然,現實不可能因為不面對而有所改變,劉桑一把掰開小玟的雙腿,抓住自己的東西,龜頭在小穴縫上磨來磨去,最後對準了小穴洞,緩緩往裡頭進入。不敢面對真相,但實際上自己就是在被那個男人侵犯,身體最敏感的地方,正在感受男人粗壯東西的進入,肉壁被一寸寸擠開,整根東西都埋近來,被侵犯了,連套子都沒帶的肉棒侵犯她的身體了。

       活塞運動開始了,小玟的眼淚也流出來。老男人根本不管這些,專注在他的發洩活動上,像野獸一樣伸出舌頭,哈哈地喘氣,不停擺動腰隻往前猛衝,侵犯、強暴的快感侵蝕他的腦髓,只剩下征服女人的優越感還在支配著他。小玟看到那樣扭曲的表情,內心除了害怕還有後悔,其實自己堅定一點,根本不會落到這步田地吧?被這樣侵犯著,感覺自己被跟家畜一樣對待,只能任由男人拿她的身體發洩。即便內心還充滿疑惑,身體還是誠實的有感覺,跟過去做愛的感覺完全不一樣,下體傳來的是舒服,單純的、雌雄交配的舒服,那種為了刺激生存一般而存在的交合歡愉。粗大的肉棒每次前後移動,小穴就高興得快要哭泣一樣,腰間因為麻痺的快感而逐漸擺動,迎合男人,想要讓自己的身體達到高潮。

       「很享受嘛!給我起來,母豬!」

       翻過身,男人從小玟的身後繼續抽插,讓小玟像個母狗一樣趴在床上,男人一邊活動腰部,一邊用力拍打小玟的屁股。感受到疼痛的小玟放聲大叫,但是男人沒有因此停止下手,白嫩的屁股上滿是紅腫的手印,熱辣辣的感覺麻痺小玟的知覺,彷彿再被做什麼激烈的事都無所謂。男人把身體整個壓上來,緊抓著紅腫的屁股,安撫般搓揉著,下體擺動的速度卻更加速,小玟原本還能用雙手撐在床鋪上,現在整個人都趴到床上,臉埋進了床單裡頭,她的背後還在瘋狂的交合,像野獸一樣瘋狂的交合。

       「要射囉!全部都射到你的子宮裡面囉!」

       喊不出不要,小玟咬著被子,讓男人繼續在她身後加速。最後兩下狠狠的碰撞,小玟慘叫了一聲,滾燙的感覺填滿她的下體,而她的內心也像掉進冰窖一樣的冰冷。絕望的感覺,讓她瞪開眼睛,呆呆地流出淚水。被拋棄到床鋪,趴在棉被上爬不起來,小玟再也忍耐不住,放聲嚎啕大哭,鼻子哭紅、淚珠不停滾落,一震一震地抽鼻子,像個小孩一樣流出不甘心的淚水。

路過看看。。。推一下。。。

路過看看。。。推一下。。。

原PO是正妹!愛死妳了

由衷感謝樓主辛苦無私的分享

路過看看。。。推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