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男蕩女41-49

淫男亂女 41.火車上的輪奸

  陳義的妻子徐美紅是個賢惠的妻子,在本市到北京的列車上做車長。

  這天,火車開動後他開始查票,查到車廂最後一個軟臥包間時,裡邊是四個男的,顯然是一起的。美紅一進來,幾個人的眼睛就在美紅的臉上身上瞄來瞄去,一看就不懷好意的樣子。

  換完了票,美紅回到乘務員室,看了一會書。美紅長得不是特別漂亮,但卻是那種非常有女人味的樣子,看上去就讓人有一種衝動。皮膚又白又嫩,總是給人一種軟綿綿的感覺。

  “乘務員小姐,我們屋裡的空調不好使了,你去看一下。”一個胖胖的男人叫她:“可能壞了吧?”

  美紅和他來到包廂,屋裡黑漆漆的:“把燈打開。”

  猛然,後邊的人推了她一把,順手把門就鎖上了,另一個人抱住美紅捂住了她的嘴。美紅一看不好,趕緊用力反抗,可是她的掙扎完全沒有效果,兩個男人把美紅按到了鋪上,一條肮髒的內褲塞到了她嘴裡。

  好幾只男人的大手撕扯著美紅的衣服,女人的制服被撕開了,襯衫、胸罩全都扯掉了,美紅一對梨形的乳房裸露出來,尖尖的乳頭隨著搖動的乳房來回亂晃。

  “哈哈哈!你的奶子很軟啊。”一個男人一邊揉搓一邊淫笑著。

  男人們七手八腳地把美紅的裙子撩了起來,在她下身亂摸。在粗暴地拉扯絲襪和內褲過程中,美紅的陰毛都被拽掉幾根。

  燈亮了,美紅的雙眼同時被他們用東西蒙住了。

  “快點!把腿張開!快!大騷屄!”美紅在他們的威屄之下,只有含淚張開自己兩條大腿,其中一個男人脫掉褲子趴在美紅兩腿之間,美紅的陰部被他硬硬的發燙東西頂著。“喜歡挨肏吧?”他淫穢的說著,一邊握著勃起的雞巴在美紅陰唇上摩擦著,一邊摩擦,一邊還展示給別人看。

  “歲數不小了屄還是好嫩、好滑啊,嘿嘿。”美紅的身子軟得像一團棉花,等著讓他壓,讓他揉捏,讓他插入。

  “有水了,不錯啊,嘿嘿。”他的雞巴對准美紅的豆粒大小的陰道口,用力插了進去,美紅像是被撕裂了,那裡像是被塞進了一個啤酒瓶。他來回抽插著,喘息的也聲音越來越粗。這個男人名叫瘦猴,人長的瘦,可他的那根雞巴確實同伙裡面最粗的。

  “很脹吧!爽不爽!——臭婊子!—-老子脹死你!—-我干!–我干!—–肏死你個騷屄!——-”

  “小賤貨!是不是干的很爽呀!”美紅的這些細微變化,哪能逃過瘦猴的眼睛,他淫笑著。

  美紅的大小陰唇已經被瘦猴干的翻了過來,淫水流的屁股上、床單上都是,騷屄一股股的白漿像泉水一樣湧出,糊滿了瘦猴酒瓶粗細的肉莖。

  瘦猴屁股快速的前後擺動,把自己那根巨大的肉莖深深的戳進美紅的下體裡面,隨著淫水的增多,他干的更方便、更快速、更粗暴了,一陣陣強烈的性快感從他的雞巴擴散到全身,美紅則嬌柔的在他身下喘著氣。

  他低頭看著自己雞巴奸淫美紅的樣子,這讓他更加的興奮。只見一根黑乎乎的肉棒從美紅紅嫩的兩片蚌肉中間快速的插入,美紅的小腹竟然有了微微的隆起,他的巨根插到哪裡,美紅哪裡就微微鼓起,要不是他眼尖還真看不出來,他興奮的叫著:“小婊子!你他媽的身材真棒!—-小肚子這麼平–,老子的雞巴插到哪裡都看得出來!”

  他這一叫,另外兩個同伙也圍過來看,他們褲襠裡的那玩藝立刻興奮的暴起!

  “你他媽的干快點!我忍不住了!—這娘們兒屄不錯!”

  “你小子的那玩意兒還真夠粗的,你他媽的不怕脹死了這娘們兒,哈哈哈!”

  在同伙的淫笑聲中,他干的更猛了,美紅無助地喘息著,低聲呻吟著,瘦猴喘氣的聲音像發了情的公牛。他的雞巴撞擊著美紅的陰部,發出淫穢的聲音。美紅只能被動地讓他肏,讓他發泄。

  不知又過了多久,他爬在美紅身上緊緊摟住她,加快了撞擊的力度和速度,然後低聲叫了一聲,更用力地插進美紅的陰道。美紅能感覺到他的雞巴的抖動和抽搐,一股熱流射入了陰道深處,美紅也繃緊了身子,打了個寒戰,柔弱地叫著,喘息著。

  瘦猴淫笑著:“這娘們兒干的真爽!老黑!你上吧!肏死她,別幾下就不行了啊!哈哈。”

  老黑罵道:“放屁!看老子怎麼干死這臭屄!”

  “快點!趴在床上!手撐著床,屁股對著我!看老子用馬後炮玩死你!剛才看著你的翹屁股就想從屁股後面肏你了!”

  老黑“嘿嘿”的邪笑著,抱住了美紅的肥屁股,“看看老子的雞巴怎麼玩死你這騷貨!哈哈”說著老黑脫掉三角褲,露出充血過度的雞巴,老黑的雞巴不是很粗,卻格外的長,足有30釐米,像一條黑色的毒蛇在美紅白嫩的屁股後面晃動著。很快這條“毒蛇”就會鑽進美紅的陰道裡,在裡面前後左右不停的抽插。

  老黑扶著美紅的小細腰,右手伸在美紅的腿間,想像得到他正握著他那硬梆梆的搔棍在搜尋美紅肉洞口。不一會,只見他的腰猛的向前一挺,他插進去了。也就在著同時,美紅發出了一聲重重的淫叫“噢~~”,美紅只覺得一根鐵棒猛地戳了進來,“還好不是剛才那麼粗—–”美紅暗暗吁了口氣。可很快她就發覺情況不對了,怎麼雞巴插進來這麼多,後面的那個男人還在用力向前挺?!

  老黑淫笑著,緊緊抱住美紅的細腰,向自己懷裡猛拉,雞巴一點點的伸進美紅的陰道裡,好幾分鐘才把自己那根“毒蛇”全部戳了進去。再看美紅已經累的是大汗淋漓,一滴滴的香汗順著大腿流到床上。突然床開始前後劇烈的搖動,是老黑開始奸淫美紅了!

  老黑雙手緊緊抓著美紅兩片豐滿上翹的屁股,自己的腰部快速的前後擺動,帶動著那根30釐米長的雞巴在美紅的後面狠狠的撞擊著她白嫩的屁股。美紅覺得那個硬東西快頂到自己的心口了,“哼……哼……喔喔……哼”美紅終於放棄了抵抗,閉上雙眼輕聲呼喊,柔亮的長發隨著他凶猛的衝擊前後擺動,散亂的頭發也遮住了美紅臉上淫蕩的表情。

  老黑一邊干著,一邊用兩只手揉捏著美紅前後亂晃的乳房。老黑只要一低頭看見的就是自己那根肆虐美紅陰戶的超長雞巴。正在抽送的雞巴上沾滿美紅體內的淫水,被塞滿的紅嫩陰戶還不斷流出水。

  眼前的這番景像,就好像一個東北的老農用風箱生火做飯,把風箱裡的那根長長的木棒緩緩抽出來,再用力插進去。只不過現在這個“風箱”變成了一個168公分,有著高聳乳房的長腿美女,“風箱”的洞變成了這個裸女的陰道,而那根長木棍則是老黑30釐米的肉莖!老黑興奮的喘著氣,慢慢抽出,再狠狠插入,感受著美紅肉嫩的陰道壁和他粗糙雞巴摩擦的快感,同時耳邊響起美紅淫浪的哼叫。

  老黑說:“你他媽的還挺爽啊?”不知道什麼時候美紅嘴裡的褲衩已經掉了。

  美紅不斷的叫床聲讓老黑的雞巴又暴漲了幾釐米,他一用力,感覺龜頭頂到了陰道的盡頭,美紅好像觸電了似的,猛地左右搖動她圓滑的屁股:“不要!—- 不要!—-饒–饒了我!–頂到頭了!—–別!—-別再進了!—-啊!—–停!—-”

  美紅突然的扭動讓老黑爽的差點射出來,他連忙摟住美紅的屁股,定了定神,淫笑著:“臭婊子!—-陰道這麼短!—–是不是頂到子宮口了!—看老子戳爛你的小騷屄!—我肏!”

  美紅嬌柔無力的扭動掙扎更加激起他野性的獸欲,“看老子今天肏穿你的爛洞!”他一邊惡狠狠的嚎叫,一邊把雞巴慢慢向後退出來,美紅陰道裡冒出的白漿順著他的長長的雞巴淌下來,滴落在床單上。突然他屁股猛地向前一頂,一整根雞巴頓時全都沒入美紅體內,龜頭凶狠的撞擊著美紅的子宮口,美紅已經不是在呻吟,而是聲嘶力竭的尖叫!

  “啊……啊…不要!—–啊……啊……好疼!……啊…啊……啊……啊…快停下!–饒了我…請不要!—-”

  美紅的尖叫聲中夾雜著老黑的淫笑和歹徒們的壞笑。

  美紅一匹裸體的母馬般跪在床上,手撐著床,珠圓玉潤的兩片白臀,正對著那幾個歹徒,其中一個更是在放肆的把毒蛇樣的粗醜雞巴緩緩她陰道裡抽出來,每一次都帶著陰道口紅嫩的肉跟著外翻,接下來就是一次狠插,外翻的兩片大小陰唇又被他的雞巴猛的塞進去,美紅他干的淫水狂流,白色的粘液越來越多,順著她的大腿內側流到床上。

  好一會之後,老黑感到美紅的子宮口已經越來越松了,再一次猛力的挺進,他的大龜頭終於戳進了美紅的子宮裡,美紅小小的子宮本能的收縮緊緊包住了他乒乓球大小的龜頭。

  “啊……啊…啊……啊……好酥喔……啊…啊……啊……啊……”

  “啊…啊……喔荷……要了……了……喔荷…啊啊…啊啊……”

  美紅叫了兩聲,老黑終於停止了動作,美紅再次軟軟地趴在床上,和雞巴緊密結合的陰戶拌著淫水流出了一堆白色的精液。

  老黑這才慢慢從美紅的陰道裡抽出自己的肉莖,那條“毒蛇”還在興奮的抽搐,從龜頭裡吐出殘存的精液,他一松開抱著美紅屁股的手,美紅立刻像一灘爛泥似的癱軟在床上,嬌喘吁吁,香汗淋漓—–老黑邪笑著對他們的老大—力哥說:“媽的!老子還從沒玩過這麼夠勁的妞!–他媽的爽死了!–老大!– -你上吧!—小心別太用力—–別把她肏死了!—我們哥幾個還想再肏她幾遍!—哈哈”

  老大“嘿嘿”的淫笑著走到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