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郎與新娘

去年秋冬之際收到一張喜帖,是大學學弟寄來的,其實當年和他不是很熟,只碰巧在他結婚前兩個月遇上一次,互流通訊地址名片,這帖子就炸來了!想想也沒事,既吃頓好料又沾點喜氣也好,待喜事將近確定行程時,才發現地點竟在南部,幸好學弟備有遊覽車團體前往,學弟的伴郎又臨時出狀況,須由我替代;好人做到底,去到可就忙了!果然如我所料,當日一忙起來只吃幾口,幸好我有先見之明,先前早填了些墊底,學弟和新娘可不好過了;難得吃口飯得先喝個兩杯酒!喝到后來賓客酒興一發簡直都站不穩了,還好學弟親人幫忙和餐廳結帳,讓婚宴沒太晚結束。杯盤狼藉、賓主盡歡!到了最后的幾個賓客離去時,我往外面看了看,遊覽車沒等我先走了。醉醺醺海派的學弟,「熱情」的邀我和一票喝到兩眼發直的醉客回他那兒續攤。

到了學弟住所一看,新房氣派景觀不錯!父母可住樓下,小倆口住近五十坪的四樓,房間夠多,睡哪兒大可不必擔心。想的同時酒席已準備完畢,連我在內近十個也湊足一桌;衆人酒酣耳熱之際氣氛也熱絡多了,從新郎聊到新娘,才知新娘亦是新郎的學妹,讓學弟近水樓台先得月;一桌男人幾杯黃湯下肚后,話題總離不開新人今晚的好事,過一會兒新娘子先行退席梳洗,同桌其中四五個便藉機告退,其中一個較清醒的開車載走一群醉鬼。

一會兒梳洗完畢的新娘子穿著一套豔紅色短晚禮服出來,豔紅色把氣質高雅的新娘膚色襯托的更白皙,禮服的剪裁相當別致,渾圓的雙肩微露,前胸的衣襟下開到乳溝,上頭輕巧的在頸后系了個蝴蝶結,一身凹凸有致的身材一覽無遺,白淨的臉龐酒氣未消,臉頰紅暈未退極其性感;往下看寬敞輕薄的裙擺開高叉到臀際,雪白勻稱的大腿令人目不轉睛,這等身材穿新娘服時完全看不出來,可惜今晚的賓客沒眼福了;學弟好福氣,娶了這麽氣質高雅、美麗動人的美嬌娘;據說新娘可是南部名門豪族的千金呢!學弟爲了前途事業,一定用了不少心思。

新娘子親切的幫幾個莽漢暖湯醒酒,在身邊端送的同時,我眼角一瞥,瞥見一條細細的黑影,中間小小三角嵌入肥美的股溝消失不見;好吊人胃口的丁字褲!看來如此端莊美麗的新娘子對今夜也頗爲期待….酒量不好的學弟愛喝酒,加上身旁兩個會勸酒的醉鬼不放過,馬上把新娘子當作灌酒的目標;喝到大舌頭的酒友更拼命和學弟吹噓,新娘子夾在兩人中間,飽滿的乳房與深邃乳溝可讓衆人更大舌頭了,大家假裝視而不見,淨說些有的沒的,但是新娘衣服下微突起的乳尖卻叫我目不轉睛,怎會如此?

一看手表也淩晨一點了,衆人口齒不清的告辭,華麗的大房子只剩新郎新娘和我,飯桌上口齒不清的學弟問我有沒有醉?通常醉酒的人反而會問別人還行不行;新娘子則累攤在真皮沙發上半躺著,我走去坐在她對面,新娘子累了,經過一日相處也沒什麽防備,后仰的姿勢把女人的妩媚完美呈現,我和她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一面贊美她的豐采,一面稱贊禮服的出色,邊說邊在她身上指指點點;聊到她后面下方怎會有一抹黑印子時,新娘子自然的轉身后看,坐著的雙腳自然叉開,薄短的裙底馬上春光乍現!細細的黑色布料緊掐腿跟,和雪白的大腿行成強烈對比;美麗的新娘子回頭看不到異狀,猛拉裙子往后遮,圓潤的屁股跟著若隱若現,我假裝好意的用手指在她身后比劃,離她翹臀不到一公分,新娘子恍然大悟,羞澀低頭不發一語…

外表端莊美麗的新娘,其實穿內衣比不穿更意識到今晚的火熱;意會到男人貪婪的眼光時不自覺會竊喜,薄的像裝飾品的胸罩,一般尺寸較小女子穿戴或許可以遮掩,陷在如此豐碩的乳房上,只會讓她甜美的乳尖敏感到疼痛;雄性的視奸更往往讓下腹油然升起陣陣熱意,臉頰通紅一半因爲酒醉,另一半是因爲性沖動;尤其在暖湯繞行時,挺翹渾圓的玉臀在雄性眼前高高翹起,慢條斯理收拾菜物的同時,緊緊裹住肥美陰唇的細紗蕾絲,讓男人隱約而貪婪的目光望穿秋水;薄小的一條蕾絲,早已濕了大片,若不是新娘子強自忍耐,還差點在沈醉于視奸時高潮。

我的舉止被看見會引起天大的誤會!一警覺到馬上回頭看學弟在做什麽?爛醉的他還趴在桌上喃喃自語,哪有時間注意嬌妻被吃豆腐?不一會兒學弟踉跄起身想回房,「學長,你自己找個客房睡…」話未說完已坐倒在臥室前,新娘子醉意未消起不了身,只好由我摻扶,頭昏眼花的學弟進房后倚牆而行,上了廁所便攤在床上沒在作聲,我幫他挂好西裝蓋上被子才關門回到客廳,一旁的新娘子早已睡倒沙發上。

我試探性的叫她兩聲,沒有回應,推推她的粉肩,也沒有反應;雖說朋友妻、不可戲!但美的不可方物的新娘子醉臥在你面前,焉有不動心的道理?于是我放膽輕觸她乳側,富含脂肪的乳房緩緩陷下,心想她若醒來便推說要搖醒她回房去睡,指尖觸感軟綿綿又有彈性,隔著胸罩仍可清楚的摸到乳尖上的突點,可能是薄紗的胸罩;新娘仍沒轉醒,我進一步兩手緊緊包住這對雪白肉球,輕緩擠挾;一時色心大起,潛手到新娘背后松脫胸罩,動作一大,新娘聳聳肩,換過姿勢;我心頭七上八下撲通直跳、冷汗一身,有些心虛,松手轉身到臥房察看學弟動靜,只聽里頭呼呼作響,新郎原姿勢大字躺連動也沒動過,便放心的回到豔麗的羔羊旁邊。

放膽從新娘的腋下緩慢的拉開側邊拉鏈,輕輕掀開便看見松動的胸罩挂在豐乳上,雙手探索滑膩柔軟的奶子,觸感告訴我這是廿五、六歲的肌膚,正是女人最美麗的年紀!摸的我又緊張又興奮,真是刺激!摸的不夠忙不叠幫醉倒的新娘換個更撩人的姿勢;把一只手放在纖細的腰側,另一只輕托完美挺突的乳房,不對稱的兩團軟肉,更顯淫靡!再將勻淨的小腿倚在椅面、另一枝美腿翹挂在沙發手把上,清純的女神眨眼間成了淫浪的蕩女!新娘酒意未消,細聲的呻吟著,更勾起我的淫慾,一手忙著掀開豔紅的禮服,一手推開滑嫩的大腿,映眼的果然是件薄紗蕾絲丁字褲,看得我猛咽口水,連忙細細打量。

熟睡的新娘不知自己被素未謀面的學長解剖,黑色蕾絲細目的褲腰輕巧的勒在葫蘆腰上,把蠻腰豐臀襯的更引人遐思,應是唐俪仕或維多利亞以上的高極品;往下延伸的亮黑細帶則精準的裹住秘密花園,兩旁微微的陷入,更將飽滿的陰戶顯現無遺,绉褶處微濕著實讓人神往;往上半掀開禮服,同一套的無肩帶半罩杯內衣映入眼簾,薄薄的蕾絲黑紗僅能包覆挺突的乳頭,桃紅的乳暈像是在引誘猛男般微微露出,好個成熟妩媚的女體,真叫人血脈贲張!忍不住低頭埋進新娘的跨下,梳洗完的清香和著女人特有微微體酸味誘惑著我,輕撥開那象征性的超小布料,倒三角形茸茸的陰毛整齊的出現,由于雙腳120度張開,豐厚紅潤的穴縫也微開著;手指輕易撥開兩片滑嫩帶Q的紅唇,花蕾仍是桃紅色的,連周圍看來都粉嫩無比,再稍微掰開一些,洞口濕濕亮亮,里面一團團的軟肉泛著一股股晶瑩剔透的汁液好不動人!沿著指頭還淌下兩三滴到地上。

對著橫陳的美穴,我迫不及待的以另一手的中指,順著少經探險的玉洞緩緩滑入,濕黏溫暖的觸感迅速包覆手指,美麗的新娘子依舊熟睡著;我開始輕柔的抽送,同時拇指壓柔軟漸顯露的陰核,加以輕巧溫柔的騷弄,美麗佳人雖然醉醺醺的,但肉體的本能卻逐漸清醒,陣陣刺激傳遞著渴望的性感,情慾也隨著我揉捏抽送高升;性慾帶來的不安讓新婚的女主人稍微驚動,惺忪的微微睜眼,酒精作祟讓她感覺遲鈍,客廳的主燈照的讓新娘睜不開眼;我沒敢拔出手指,怕慌忙抽出反而會驚動新娘,還好我記得中指比陰莖細多了;被掀開大半禮服的新娘,比完全裸露更搧情的胴體,細小輕薄的亵褲該包住的陰道,還緊緊含住別人的手指頭,緊密結合像是身體的一部份,還好她沒發覺周遭的異況。

雖然酒精讓美人兒軟綿綿又懶洋洋,她還是很有禮貌的說:「學長,你還不累?」我低聲說:「嗯…我還好。」不勝酒力的新娘沒來得及發現異狀又沈沈睡去,但朦胧的意識早已默許下體傳來的喜悅,滑不就手的軟肉開始對手指反應,再次帶出的是泊泊微濁的浪水,逐漸充血漲紅的玉縫燒起無名的慾火,無名指沾了點淫水,一點一點進攻新娘的菊門,拇指撚揉著完全勃起的陰核,靈活的手腕活動,使熟透的新娘肉體清醒而頭腦昏沈,道德與性交的渴望交戰,女神的翹長睫毛輕顫,喉中偶而發出長長一聲輕歎,看來我這樣雙管齊下果然奏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