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政婦

美玲原先是在家清潔公司擔任掃除婦的工作,自從和外遇的老公離婚後,這也是她唯一能做的工作,沒有高學歷和技能專長,只能屈就這種基層的工作,雖然清潔的工作辛苦,但美玲的日子過得相當充實,認為一個人能好好的生活才是最值得的事了。但這才工作沒有幾年的時間,某天裡她卻來到了公司,向社長遞出了辭呈。

「這…妳確定嗎?妳做得很好哇~!!客戶都跟我說很滿意妳的表現,是為什麼現在要離開呢?如果是薪水的話,我可以幫妳調薪的,不再考慮一下嗎?」美玲工作的認真讓社長很欣賞,突然說要離職社長當然是會慰留的。「真的很謝謝社長照顧,但我因為私人的理由,不得不離開的~~!!再次跟您說聲抱歉。」

美玲鄭重地和社長點頭,就此離開了她工作幾年的公司。

正當大家還以為她是有甚麼重大的事,而不得不離開時~~~其實真正的原因,卻是讓大家跌破眼鏡的。美玲回到租屋處收拾好自己的東西後便搬離開了這裡,提著行李,來到了市區裡某個高級住宅區,整條街上全都是寬大獨棟還有獨立後院的房子,這一帶住得全是些有錢的人家。這時來到這的美玲走著走著,腳步停了下來停在其中一戶人家前,望了望門前寫著『井川』的人家,美玲不禁輕嘆了口氣,還是下了決心按下門鈴。

「妳來啦~!!!等妳好久囉!!別站在那了,快進來吧!!!!」於是美玲便在開門的男人招呼下,跟著進到了屋內。「怎麼樣~!?還喜歡這裡吧!!以後這間房間就讓妳睡囉!!!!現在…妳應該知道要做甚麼吧~!???」

美玲被帶到二樓和室的其中一間套房,寬大的房間裡有著獨立的客桌椅、臥房、衛浴……等等,男人示意以後這裡就給美玲居住,但隨後他又馬上冒出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話來,不過聽美玲耳裡,她卻清楚男人指的是甚麼?「是的~!!!我這就開始打掃~~~那…先從先生那裡開始清掃,好嗎?」

正當美玲回應他的話同時,她卻先是開始將自己身上的衣物一件件地脫了下去,馬上美玲豐滿的肉體上就只剩下性感的內衣和包不住她圓潤翹臀的丁字褲,脫到只剩內衣褲時~美玲的動作稍微地猶豫了一下很是不自在,但看在男人的眼裡~~她這樣的動作,卻是多了幾份的性感甚至有些淫亂的樣子。

終於美玲提起了勇氣把最後的內衣褲都給脫了個精光,豐滿的乳房和翹臀完全曝露在男人的面前,美玲慢步地走到他的面前,一把便跪了下來~擡頭看了下男人,臉上的表情盡是羞恥和難堪~~伸手將他的拉鏈給拉了下來,又再伸了進去將男人內褲裡粗大的肉棒給挑出褲外,美玲細嫩的小手來回觸摸在肉棒,讓男人忍不住發出輕聲的呻吟,隨後美玲便大口張開,一把將男人的肉棒給含進了嘴裡,舌頭濕滑地蠕動著~~奮力地抽送著嘴裡的肉棒,讓其在美玲的性感小嘴裡一前一後的進出著。

這便是美玲真正要離開公司的原因了,竟是來到這戶有錢人家當起這家的男人們專屬的性奴清潔婦。這裡~~~是某次美玲從公司接到了清潔案子,因為屋住要求只讓一人來清掃,而且又是大坪數的豪宅,因此許多公司裡其他的掃除婦女都不願意接這個案子~~~美玲也了解這個情況,她也和其他人相同~~但在聽到說屋主願意提出高額的清潔費而且不限定得在一天內打掃完,因此美玲在幾經考慮之下,便答應接下了這個案子,來到了這戶有錢的人家。

剛來時,美玲受到了屋主熱情的招待,對方也沒急著要美玲先做清潔工作,只是一個勁地招呼她喝點飲料、吃點水果……甚麼的~!??熱情地和美玲聊著天。

「那…井上先生~~~!你們家就只有你和孩子、孫子三個男人嗎?這…這……怎麼可能呢?」

和屋主井上先生歡快地說著話,一面聊著天時美玲這才稍微了解到,屋主的小孩是獨子~~自從和妻子離婚後就沒再娶過任何女人進門直到現在,長久下來連他的孫子都已經在念高中了,他也還是不肯娶妻,要不是已經有了第三代的孫子的話,不然他還真會逼他娶一個的。

「這也沒辦法啦~!!!他不願意,我總不能逼他吧~~!!!更何況,家裡連第三代的孫子都已經有了~~我就更沒藉口要他再找一個老婆了!!!好了~~不提這個了,美玲小姐就先麻煩妳清理一下家裡囉,不用急著清完的~~!!到了傍晚妳就可以先結束,明天再來清就行了。」

老井川似乎也不想再繞著這個問題,示意美玲可以先開始她的工作,他就自己先回到了書房。老井川走了之後,美玲便來到了衛浴間,脫掉了內衣褲又換上了一套短裙和低領上衣後,便拿著清掃用具開始打掃著井川家。放下了水通,美玲便趴在木製的地板上,認真的擦拭著地板~只有現在有人看到她這樣的話,一定都會忍不住撲上前去,狠狠地玩弄一把她豐滿的肉體,美玲完全不曉得自己現在這個樣子,是何其的曝露。

原本在清掃時,美玲都會有先換另一套衣服工作的習慣,但今天不知為何當她在換衣時,好像一直覺得今天天氣特別的熾熱,加上屋主家裡也只有老井川先生一人在書房內,就沒想那麼多~不穿內衣褲只換上了短衣短裙便開始清掃工作。但一面擦拭地板,她的汗水便越是流出地特別厲害,這才不過數分鐘而已,一身的汗早就濕透了衣服,美玲趴著翹起的屁股很明顯地可以看出在那上頭有條清楚的水漬,而短薄的上衣則是讓她胸前的兩個小圓點跑到了衣服外頭。

美玲越做心裡越是奇怪,總覺得自己今天好像有那裡不一樣,終於她再也撐不住,工作停了下來,趴在地上手便忍不住似的,滑向她越發奇癢的小穴上摸去。原本只是為了止癢而輕輕地搓揉幾下,但動作之後非但騷癢的感覺沒有改善,反而是越動作,小穴越是騷癢的厲害~~使得她搓揉小穴的動作,越是逐漸地加大了起來,爾後忍不住地發出了一聲輕嘆的呻吟。

「這~~怎麼會~~會這樣啊~!??嗯~~嗯~~嗯哼!!哦…哦!!今天…今天好奇怪呀!!不、不可以這樣的呀!!!屋裡還有其他人的呀~~!!啊…啊…快……快停…停下來呀!!!」一面想努力克制著自己這樣看來有些淫亂的舉動,但自己的手卻又是不聽話的停不下來。持續發出輕微的呻吟~~美玲漸漸地失去最後的理智,完全陷入想要淫亂的高潮裡頭,完全沒發現她的身後,老井川先生不知何時已站在那~~安靜地看著她淫亂自慰的表演。

「美玲~!!妳在做甚麼呢!???」終於老井川看了一會後開口說了話,這卻是讓美玲突然地嚇了一跳,震驚地望向背後~~很是羞恥地看著他,完全不知該怎麼解釋自己為何會在人家屋裡打掃時,做出淫亂自慰的事情來。

「看來妳很想要吧~~!!那麼…就讓我來幫妳吧!!!我太太也去世很久了,我也好寂寞的呀~!!!!哦~哦!!!有這麼豐滿、柔軟的奶子,還真是會讓男人想侵犯的呀!!!還有屁股也是呢~~好圓、好滑呀!!!!」老井川飛快地蹲了下來,伸手就是向美玲的奶子和屁股上摸去,一面肆意地搓揉著還說著淫亂的話挑逗著美玲,被嚇呆的美玲一時也忘了要反抗他的動作,過了一會後她這才反應過來。

「井、井川先生~!!不、不可以這…這樣的呀!!!??不、不要哇!!!!」身體被男人的手觸摸上後,美玲就像是觸電一樣~升起了一股淫亂的性感,儘管身體無力抵抗他的動作,但美玲的理智卻告訴她,男人是在侵犯她~這是不可以的事呀!!

「美玲小姐說不可以~~~~那為何身體會是這樣的反應呢!??其實是有淫亂肉體的女人但不敢說出自己是很淫亂的事實吧!!!!不如就讓我好好爽一下,我會另外多付些錢給妳的~!!!就別再想其他的事,專心一點吧~!!」聽到這裡,美玲也不知該說甚麼了~!!!理智正一步步地被淫亂給侵蝕著,終於到了後來她還是淪陷下去,成了男人手裡的性奴玩物了,不過有一點是美玲不知道的是,她今天會有這樣的反應~~全是老井川在她剛來時,在飲料和點心裡下了春藥的關係,才讓她的身體有異於平常的淫亂,讓老井川輕易地攻陷。

「不~~不!!先生…先生……別…別這樣搓人家的奶子呀~!!哦、哦!!還有……還有小穴也是呀~~~!!好…好性感了呀!!嗯、嗯!!再…再來…再多給我一點吧!!!啊啊!!!!」這才不過幾分鐘的時間,美玲就徹底地放蕩呻吟了起來,老井川下的藥在她身上得到徹底的實驗。

「哦~!!這樣啊~!!!那想要肉棒嗎?可以讓妳更淫亂的哦~!!!怎麼樣呢~~~要的話,就說出來吧!!!!??」老井川說著,一面低下了頭,張嘴將美玲的大奶給含了住,舌頭不停地在她的乳尖上蠕動著,讓美玲越發呻吟地厲害起來。

「啊~~~啊!!人家…人家的奶子不能……不能這樣吸的呀~~!!哦…哦…哦哦!!受、受不了了呀!!!想…想要肉棒呀!!!快…快用肉棒操…操人家的小穴~!!!那裡…那裡真的…真的受不了了啊!!!!」肉體持續高漲的淫亂早就破表,想也不想就照著男人的話,說出了淫亂的請求。

「好哇~!!!既然這是妳的請求,那我就插進去囉~!!啊啊!!!想不到美玲這裡是這麼緊的呀!!呵~~呵~!!好滑呢!!!今天一定要好好地把妳操翻才行~!!!」老井川一把將肉棒對準了美玲下身的穴口,立刻深深地插了進去,一陣舒爽、熾熱的快感立刻從肉棒傳達到腦中,吼叫了一聲便開始奮力地抽送起肉棒~~~操到忘情時甚至還伸出手來,拍打起美玲圓潤的屁股。「啊~~啊!!!肉棒、肉棒好厲害的呀!!!哦…哦!!不要…不要那麼大力打人家的屁股呀~!!!啊、啊啊!!!!!!」快速的抽送刺激,使得美玲越發瘋狂的浪叫起來,羞恥的話也是說著說著越加地淫亂、下賤起來,和平常的她判若兩人。「哦、哦~!!!不行…已經不行了呀!!!呀啊啊~~~美玲又要…又要丟…丟了呀~!!啊啊!!!!」

一連過了幾個小時,美玲又是被操得洩出了不知是第幾波的淫水,老井川驚人的精力,也讓她很是吃驚~~!!!但再精力旺盛的男人,也是會有極限的~~~已漸露疲態的老井川~~在一聲急促地低吼聲,奮力地一把頂住美玲的屁股後,將他今天最後一發的精液全給洩在美玲的穴裡,美玲也被這最後一發的快感給送上了頂峰,老井川突然一個癱軟就壓了下來,將美玲的肉體壓在地板和他中間,那根已稍微軟化的肉棒仍然插在她的穴裡,兩人齊齊地大口大口喘著氣。

「美玲~~!!!今天這樣舒服嗎?」休息了好一會後,還壓在美玲身上的老井川突然輕聲地問了一句。「嗯、嗯~!!!!」還在性感的餘溫之中,醒不過來的美玲,只有力氣這樣輕嗯了兩句,算是回應了老井川。

「那以後…每天都來我家打掃好嗎?當然還會另外付妳超時工作的加班費的~!!怎麼樣呢!???」老井川一面說著,一面又是伸出了他的狼爪向美玲的奶子上襲去,讓無力的美玲只得再度發出喃喃的呻吟聲。「好~~好的!!!要…要給人家…加…加班費哦!!!!嗯…嗯!!!奶子…好舒服呀!!!」這麼一答應,美玲就再離不開這一家的清潔工作了,而累廑的美玲也根本無力去思考自己的答應是正確還是錯誤的。

「爸~!!我跟小健回來囉!!!啊~~~!爸!!!!你!!!!這…這是…」此時已然是晚飯時間了,家裡沒有其他女人的井川家,自然時常都是由工作在外的兒子,買了外食回家吃~~在門外遇到放學的小健,兩個男人一同進屋時,卻是見到了這不可思議的一幕。

「哦~!!!你們回來啦!!!!她是美玲來幫我們家打掃的~~~!不過嘛~~!!嘿、嘿!!我也不多解釋了!!!現在我肚子餓了!!!先吃飯~~你們看有那裡要她幫忙打掃的,就先請她做吧!!!!我可是付了加班費給她的喲!!!」老井川示意著兒子和孫子~!!!便一把搶過了他們手上的食物,獨自坐到了餐桌上,毫不在意地吃著晚餐。於是乎晚間,井川家又再度響起了女人的呻吟,一直到深夜仍然沒有停歇,附近鄰居甚至以為井川家的男人終於想開,找到了女人嫁過來了~~!!居然這麼有精力。

於是乎從這一天開始,美玲便每天準時地到井川家報到,正常的清掃工作倒是沒做多少,反而老、中、青三代的肉棒才是她最常去清掃的地方,只不過她的清掃工具換作了她的肉體罷了。

幾個禮拜下來~~~雖然美玲也很不可思議自己的淫亂,但也著實讓她賺了不少外快。終於禁不住井川家一再的邀請,美玲辭掉了工作來到了井川家~~!!當起他們專用的性奴清掃婦。「喂~!!爸你又自己獨佔美玲的肉體了!!!不行~~既然嘴讓你用了!!!那我就用她的屁股好了!!!真是~~~!!想死我了!!!哦哦!!!美玲的屁股還是一樣性感呢!!!!真是操再多次也不夠呀!!!啊啊!!!」

由於今天在學校是考試時間,因此小健很早就回到了家裡,他也知道今天是美玲來到他家住的第一個日子,推掉了同學邀請逛街,急忙跑回家後,便發現父親老早就在玩弄美玲的小嘴~!!不甘心地說了一句,飛快脫掉自己的褲子,一把就將肉棒給塞進了她的小穴裡,讓美玲一前一後都受到男人肉棒的夾攻。

「唔、唔~~~~唔唔!!!!」聽到是小健的聲音,美玲並沒有太意外,而是肉棒突然地就插進了小穴裡,則是讓她的身體整個抖了一下,隨後嘴裡又是發出悶悶地呻吟哼響聲。被兩個男人一直玩弄肉體直到傍晚,老井川從拜訪的友人家回來時,又多了一個人加入玩弄美玲肉體的行列。

讓美玲的呻吟不停歇著,直到淩晨時分~!!!美玲才累瘋在男人肉棒的進攻之下,沈沈地入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