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園4P紀實(01~02)

(一)

    於園子裡沈浮也有5年了,性壇裡的每週征友可說是看了一期又一期,每期

都是男士佔絕對多數,偶爾出現一兩女征男,也不知真假,但總能吸引批量回復。

這5年間,本人都默默的做了著征友的看客,時時懷疑其真實與可用性,直到某

一天,引發了如下的故事……

    本人現年26,居於AKL,畢業後算是較為平順,於德勤混了兩年後跳去

了家新興IT公司。

    作為公司中層,薪金較國家平均水準說算是優厚,買房購車,也算是生活不

愁。有一位同居了三年的女友,名伶(一下簡稱妹子),95年,江南女孩,顏

俏聲甜,條也順,畢業後去了澳新銀行……總之,倆人生活甚是安穩。

    伶在學校裡就小有名氣,算是無校花之名卻有校花之實,身材整體偏瘦,觀

之略顯骨感,好在人瘦顯胸,C–CUP加上纖悉的腰線,到也襯的伶前凸後翹。

本人是顏控,這點伶很能滿足我,但於身材上我卻偏愛較為圓潤的,伶的臀雖翹,

腿雖長,但缺乏肉感,沒有那種圓潤少婦豐乳肥臀厚實腿根跟給人帶來的赤裸裸

的欲望感。

    性方面伶完全符合越是柴火妞越耐操的道理,對於連續高潮,持久衝刺抽插,

各種體位完全沒有壓力。她也算是比較放得開的女生,除去菊門只試過兩次外,

足交口爆之類只要興致來了,都是助興的佳品。

    近一年開始,我與伶之間的次數與頻率直線下降,未可以挑逗之前,她沒之

前容易濕,我不如之前容易硬。雖然等到入戲後依然能高潮連連,品質仍在,但

很明顯,倆人相較於之前少了激情。

    為了助興,我與伶開始尋求各種刺激,看片很快便無法滿足,於是我開始放

任甚至鼓動伶去社交網站發照片並與人互動。

    伶的照片一上線就吸引了大批follower,各式各樣的狼友加她的企

鵝,伶也很深入其中的發片甚至視頻,反正不露臉,看著一片狼友猴急跪舔的時

候伶到是挺滿足。

    至於我,雖沒什麼綠帽癖,當看到平日樣貌美豔但性格冰冷的伶,如今在視

訊前如蕩婦般揉磨著自己的私處時,當看到群裡有多達200人同時觀看而伶半

咬著紅唇低聲呻吟給他們看時,我覺得異常異常的興奮,下身立刻堅硬如鐵,以

至於有一次變成了現場直播……

    就這樣,不久後,再放浪的視訊也漸歸於平淡,伶與我又沒了刺激,於是我

的目光開始放到了每週征友。

    我背著伶在罎子裡發了一則AKL征夫妻,先同房不換。

    伶,人如其名,是個伶俐的姑娘,一下就把我的貼扒了出來。出乎意料,她

沒有任何生氣的意思,只是媚眼如絲的看著我道,人得她來選。

    與我之前所惑相符,園裡所謂來征友的10之有9都是扯淡,征的乃是co

uple,來的卻是一堆單男,話題意思還均是,妹紙來征友啊,怕是你家男人

未能滿足你吧。不然就是來騙圖的,上來裝是couple,問其要照片時卻拿

網路上隨處可見的照片來搪塞你,最後反說你是騙子。

    直到最後,伶與我快放棄之時,來了後來故事的主人公,顧與琳……

    酒店吧台,我們一下就認出了顧與琳。

    顧,31,山東漢子,一身清爽的格子襯衫加牛仔褲,一看就是IT男,個

性老實憨厚,有點較真,簡單的短髮,帶了一副半框金屬絲邊眼鏡,笑起來甚是

斯文,其身材到是與樣貌頗不相配,高大健壯,結實有力,在VECTOR做外

勤工程師,所以皮膚曬得黝黑。

    琳出自蘇南常州,卻與平日裡的水鄉軟妹風格異同,幾乎齊腰的長髮,並不

精緻卻耐看的樣貌,身高過170的她標準少婦身材,寬厚圓潤,因為身高卻一

點都不顯胖,當時琳雖未孕,但已然上圍驚人,D杯豪乳在黑色修身針織衫的襯

托下更加傲人,乳下蜂腰微微顯露,肉感卻不失曲線,再往下乃是琳肥潤的美臀,

被皮質一步裙包裹著,既翹且圓,最後是兩條美腿,在黑色絲襪的包裹下,大腿

根與小腿肚盡透著肉感,讓人一見便想像著把這兩條肉腿架在身上的感覺。

    話說回來之所以這麼快便見面,乃是顧在微信上一上來就直爽的發了他與琳

的露臉合照。

    要知道,AKL的華人圈是異常的小,約4P這種事一不小心約到熟人還是

比較尷尬的,所以交換照片我都會稍微PS一下面部,但像顧這樣直爽的,弄得

伶都笑了。

    大概因為微信上相識愉快,又或是大家都迫不及待需要激情,再加之大家均

是第一次,兩對couple很快便約定了擇日不如撞日,訂好房間就相見。

    這樣的場合讓平日的冷美人伶也略有些緊張,打了招呼看了看顧,微微低下

了頭。本來就偏冷豔的樣貌,配上勾勒上翹的眼尾眼線與性感的唇紅,今天的伶

尤其令人矚目,寬鬆的絲質白襯衫看似隨意的上開兩扣並下擺打了個小結,卻微

微顯露出誘人的乳溝與伶那傲人的腰線,隱隱閃亮的臍環誘導著男人的視線,黑

色蕾絲短裙下透著兩支美腿,伶的小腿纖細而修長,魚嘴高跟包裹著可愛的小腳,

桃色的甲油閃著誘使男人犯罪的光芒,讓人恨不得立刻含在嘴裡。

    寒暄過後,都坐下並點了雞尾酒,畢竟都還有些放不開。

    顧依舊著他的直率,吃吃的盯著伶,眼神裡滿是欲望,倒是動作依舊紳士,

沒有如何。我也沒有客氣,眼神全落在琳那交叉的大腿上,一步裙坐下之遮擋更

少,腿根處那漸深的黑色仿佛一直延伸到琳雙腿間的蜜桃。

    伶在顧得注視下竟有些不知所措,不禁咬了咬自己嘴唇,不知是從未被人如

此放肆的注視過,還是因為心知肚明對面的男人,心裡正意淫著自己被褪去衣衫

在胯下呻吟嬌喘的場景。

    琳要大方了許多,但也是兩頰微微的紅著,每每遇到我的目光她都會低頭看

向別的地方。不知覺間已喝了數杯,四人都覺著這天聊得其實每人心裡都在若有

所思,心有別屬,我便帶頭上樓進了房間。

    一入房間,顧也就不再含糊,拉著琳坐在我與伶面前相擁熱吻起來。

    褪去外套的琳是如此性感,黑色修身針織衫是無袖的,肉感的臂膀,還有擡

手間隱隱露出那豐潤的側乳,及包臀裙內的美臀在顧得揉捏下擠各種形狀,讓我

一下便勃起了。

    我樓著伶坐於床側,半褪去她的襯衣於雙肩以下,露出完美的鎖骨及點點乳

上,親吻著伶的脖子,一路遊走到她的後背,伶怕癢但又舒服,不禁發出一聲呻

吟。

    我順手調暗了燈光,與顧交換了個眼神,倆男人心照不宣的開始進一步的動

作,卻發現,兩位姑娘開始有些扭捏了。這節骨眼上要是冷了場那基本就沒戲了。

    我不知怎的就走去了顧與琳那邊,在顧的注視下,忽然俯身摟著琳就吻了起

來,琳一下沒反應過來,還微配合了一下,到兩唇分開之時一道涎絲掛於當中,

異常鹹濕。

    顧於片刻間便明白我的用意,起身到了伶旁邊相擁而吻,伶也同樣正愣著,

還未從我的作為中回過神來,忽然被黝黑高大健壯的男人摟在懷中,恣意親吻著

自己的後背敏感帶,一下叫出了聲,一雙白嫩的小手抓著男人粗黑的胳膊。

    伶的膚色如她美貌一樣,冰冷雪白,幾無血色,纖瘦的身姿被顧粗壯而佈滿

青筋的雙臂緊緊扣在懷中,弧線完美的下巴被顧擡起,性感的唇紅被顧一點點舔

舐,丁香小舌被顧厚實的舌頭糾纏,在這樣一幅畫面中,在顧雄厚的雄性荷爾蒙

環繞下,伶閉上了眼睛,享受起顧寬厚的肩膀與那略粗糙卻充滿異性氣息的大手

……

    4人行這種事情,一旦入了戲就猶如比賽,一看伶已經投入,我便把注意力

回到了琳身上。四目相交,琳該是也受了自己老公放肆行為的渲染,主動摟上我

的脖子再次吻了起來。

    原來換了人竟連接吻也這麼刺激,我伸出舌頭,琳忘情的回應著,我一手摸

上她的豐乳,恣意的揉捏著,半杯的乳罩,幾乎難以容納,是那麼的軟那麼的大,

另一手直接從裙口伸入,沿著肉感的腿根摸像肉臀。

    不經意間碰到了腿間私密處,就算隔著絲襪與內褲,依舊能感受到裡面的潮

濕與溫膩。

    我看著琳,她周身發熱,顯是酒勁上來了,我略粗暴的褪去她的上衣並撩起

皮裙直至胯部,琳則發情般卷起下身一下把我按在她雙腿間。

    琳穿的絲襪品質很高,丹尼爾很低,腿間與腳尖卻不需要加厚,透著肉色的

半掩著的神秘地帶。

    我猛的撕開琳的絲襪,撥撩開最後一點防線,淫糜的鹹腥,很淡,卻直直的

刺激著我的感官,吮吸下去,琳的陰唇很肥厚,恥毛多但只著於恥骨之上,雖顏

色略深但不難看,左右分開露出裡面粉嫩的肉芽,有種人類原始的器官性感。

    我輕咬著琳的陰蒂用舌尖快速的摩擦著,她像開了水閘般愛液湧出,琳開始

抓我的頭髮,一會受不了刺激試圖讓我停止,一會卻又緊緊的湊上來叫著咬我。

    終於琳到了臨界,呻吟著讓我進入她,我卻不想這麼簡單放過她,拉著琳躺

倒於床在顧與伶的身側。

    反觀身旁的伶也是被顧用嘴伺候的腳趾蜷曲,抖動著胯部,顧顯然是對伶小

巧的陰部很感性趣,兩片小小的陰唇色澤雖不似其膚色一樣雪白,但也可稱得上

粉嫩,整個陰道的嘴口特別的小,配著恥骨上那一小卷烏黑的恥毛,有著完全異

於琳的性感。

    此時顧起了身,望著下身已然一片狼藉的伶露出了自己的武器,於亞洲人來

說,16釐米不算短了,而且還於顧的身材一樣,黝黑粗壯!

    顧看了我與琳一眼,開始進入,伶喘息著抓住顧得臂膀,下面的小嘴緩緩的

接受起那外來黝黑的巨物,完全進入之時,伶仰起玲瓏的下顎,微微呻吟,桃色

的腳趾不自然的捲曲,昭示著主人的舒爽。

    顧把伶的雙腿搬起,置於肩上,深入淺出,一致到底,隨著顧速度漸漸加快,

伶開始發出想抑制卻忍不住的呻吟,悶悶的,聲音卻很甜,猶如最好的春藥,刺

激著顧加倍衝刺。

    我也不能示弱,琳已滿面桃紅,猛地扒掉我的下衣,身下硬如鐵棍半的下體

悶悶的打在她的臉上。

    我的尺寸也在16釐米左右,可未有顧那般粗壯,只是配上我略顯瘦弱的身

材,這下身會顯得異常的雄偉。

    琳把我的武器含在嘴裡,卻忍不住自己早被身旁刺激至頂峰的欲望,吐出來

拉著我進入。

    我不緊不慢的緩緩插入,琳是出乎意料的緊,陰戶猶如一個倒置的長頸壺,

既緊又異常的溫熱,出入幾下,腔內就如小嘴般一股股的收縮,緊緊的吸著龜頭

與冠狀溝,果然練跳舞的PC肌真是厲害。

    如此般的吸納與溫熱,讓我差點沒一下便交了槍,我放緩了速度,把琳的雙

腿成M字型置於身前,腳掌抵在我胸口,如此便陰戶大開。我掌握著抽插的節奏,

沾了琳的愛液輕輕撫摸起她突出的陰蒂,登時琳便如觸電般周身顫抖,雙手緊抓

我的後腰,幾乎入肉。

    在伶與琳此起彼伏的呻吟喘息中我加快的速度,琳的胸前泛起陣陣乳浪,我

忘情的含著她的絲襪腳,舌尖在絲襪包裹著的趾溝中遊蕩,一挺身,射入了琳的

最深處……

     (二)

   

    說回來第一次的相聚雖說成功,但卻遠談不上盡興。4人均因為強烈的新鮮

感迅速的進入了角色,攀上了高峰,卻也很快的回落,於過程,於結果來說,都

太過於生硬了。

    結束後找回穿著的4人像是又帶回了道德的面具,沒了事前荷爾蒙的慫恿大

家之間又開始彌漫著尷尬,不知所措,甚至些許悔意,害怕這偶然的放縱會對自

己生活造成未知的影響。

    匆忙的道別與離去倒像是逃離,仿佛只要出了這依舊彌漫著淫糜氣息的空間

就可以逃避已經發生的事實……

    這就是激情背後的現實,也是在AKL這種小圈子中的悲哀。

    好在顧與琳畢竟較為年長,善解人意的主動於事後來問候,邀約去他們家拜

訪,從而打消了我與伶的顧慮。

    平靜了小一段時間後顧提出了再聚,我與伶也早已經翹首以盼,自然很快應

允。鑒於前次的尷尬,我提議4人一同驅車去別市溫泉,畢竟有點事做,而且還

是異地,更容易放開些,避免上次那因為交換而交換的生硬。

    微信的對面沈寂了小一會,發來一個簡單粗暴卻更刺激的點子。不去異地,

不去溫泉,去北岸日式按摩,交換配對,情侶房……

    伶探頭過來,掠過手機螢幕上這短短幾字,雪白的臉頰輕泛一抹微紅……

    4人於約好的停車處聚首,一見面,琳也不寒暄,徑直走到我面前一把挽住

我的臂膀,嘟著嘴氣鼓鼓的朝顧嚷嚷著:就你天天惦記著人家的妹子,還想這麼

一鬼點子,而且還對我藏著現在才告訴我!那,你找你的冷妹子,我找我的小鮮

肉!

    顧是絲毫不相讓,撇都沒撇琳一眼,慢慢走到伶面前一副暖男樣貌的幫伶理

了理被風吹得微亂的長髮,邊理邊誇伶好看。

    正當我對著這一對平均年齡已過30,卻成天還沒正型的男女深感無奈之際,

伶到是很入戲的開始參和,美目一瞪,喊道,你們兩個嚴肅點,我們可是出來交

換的!

    這一句喊出來,別說是顧和琳,連我都慫了,趕緊圍過去伺候我們的伶女神。

大概,這就是為什麼於人海之際,只有我們4個能聚首做這樣刺激的事吧……

    不時,到了門口大家也就按著約定相互交換了一下,交著被剛才那麼一鬧,

這交換的到是顯得很是自然。

    伶今日依舊是休閒中透著小性感,純白絲質V領罩著裡面深色小吊帶,襯的

雪白的香肩與鎖骨無比晶瑩,絲質的下擺裡透著小腹與纖腰,臍上還掛著個小小

的臍環。修身牛仔熱褲緊緊包著伶小巧的後臀,褲腿短的直至腿根,腿白嫩纖長,

不帶一絲贅肉,伶的腳踝異常的纖細,配著雙7裡面尖嘴黑高跟,別樣性感。樣

貌甜美卻滲著性感的伶輕依著顧得臂膀,往內裡走著,顧每每想摟的緊些伶卻總

若即若離。

    顧深邃的眼中透著無盡的欲望,仿佛要把伶就地正法,伶卻依舊按著自己的

格調冰冷但曖昧著。讓顧幫忙扶著脫鞋,展現著美腿與秀美的側臉,完畢便把其

輕輕推開,逕自款款走向內間,嘴角泛起俏皮的微笑,留下顧與滿身欲火。

    我與琳則沒那麼些旖旎,相互依偎著便進了內裡,琳把顧與伶的那些均看在

眼裡,撇了仍在獨自愣神的顧一眼便幸災樂禍的拉著我深入內間了。

    相較於老配少,壯碩配纖瘦的顧和伶,我與琳一看便知道是姐弟戀。

    琳依舊的簡約性感,一席黑色連衣裙,貼身的剪裁把琳洶湧的上圍,圓潤的

後臀與優美的腰線顯露的淋漓盡致。裙擺不及膝,且有側分,配上過膝SW黑色

麂皮長靴,那一抹絕對領域,令人不禁遐想那腿根的豐潤與溫熱。

    既然訂的是情侶房,領入內間後便不再有人打擾,直至更衣完畢。我輕輕摟

過琳的腰肢,直接吻去,琳的唇與身材相若,那麼肉感,那麼豐潤。

    吻畢,四目相交,琳略低頭不看我,咬著唇道,剛還叫我姐姐,現在就這麼

淫亂霸道。

    我不語,拖著琳下巴再次微吻了一口,把她轉身,開始自她的頸側,沿著連

衣裙後背的拉鍊,一路吻去。

    這一路,均是女性的敏感帶,我輕輕吮吸著,舔舐著,琳也慢慢從輕笑聲,

變成了喘息。拉鍊至臀側徹底結束時,琳那圓潤挺巧的肥臀徹底的展露在我眼前,

說像蜜桃什麼的都是扯淡,這臀就像臀,寬大,緊實,滿滿都是原始的肉欲,內

絲質底褲裡那一絲臀溝,讓人恨不得現在就把臉埋進去,感受這肉臀的同時,品

嘗那一抹腥甜。

    琳一隻手把我拉了起來,媚眼如絲的望著我,使勁那手指戳我,道,你再這

樣弄下去咱倆就肉搏了,這可是正規的按摩場所,你就這麼等不及啊!

    我一把抓住她那對豪乳做流氓狀舔吸了一下,道,你忍得住?

    話是這麼說,可還是得乖乖按摩啊,好在先按的是背面,不然我那硬挺著的

二弟還真不好解釋。

    說起來這間按摩店的設施與技術確實過硬,按著按著我都快舒服的睡著了。

想想臨床可是躺著一位D杯豪乳的裸身姐姐啊,於是就微轉頭偷偷瞄看琳,發現

技師還真專業,用紙質浴巾把琳著胸蓋起來了(內褲是穿著的),但因為剛油推

完畢且太大了,還是顯露了不少輪廓。

    琳正享受的輕哼著,忽然發現我在看她,哦不對,看她剛被油推後硬起的乳

首,不禁大為臉紅的轉過臉。

    一切被技師看在眼裡,大概認為是夫妻間的惡趣味,便笑而不語。按摩完畢

技師便再次不再打擾。

    我一臉壞笑的爬上琳的床側,琳一臉潮紅,大概是在被按摩雙乳的時候有了

不該的遐想,雙手抓上她雙乳,輕微揉捏著,道,上次都沒好好的顧及她們。

    琳臉更紅了,打了我一下,躲閃的眼神滿是言不由衷,道,一會就去了,這

麼急啊,這裡時間不夠會被發現的!

    我涎著臉,道,咱倆都現在想要怎麼辦……

    琳挺萌的還認真思考了一瞬,抱膀托起一對雪乳說了一句我做夢也想不到的

話……幫你乳交弄出來?

    坐於沙發上的我,一臉愛憐的望著正臥跪於面前的琳,本人從未試過甚至幾

未想過乳交,究其原因,不比其他方式,乳交對雙方硬體要求頗高,求的是女大

男長,試想伶的上圍對比她的纖瘦已算豐潤,但若是想要乳交,那還是差的遠了。

    琳自若的正往雪乳上塗抹著適才的按摩精油,圓潤飽滿似豆腐,嫩紅色的乳

首微微峭立,四周顏色慢慢淡去,泛起一片紅暈,看得我情不自禁要伸手。

    琳白了我一眼,打掉我的手,好整以暇的讓我乖乖坐著享受。她先輕輕含住

我的頂端,小舌靈活的剮蹭著冠溝,弟弟便猶如聽著了號令,由自挺起如鐵。

    琳鬆口,抱起雙乳,夾於我兩側,輕輕上下摩擦,乳首受了刺激,在一片油

光下起了微微的雞皮疙瘩。

    正當我覺著乳交的視覺衝擊遠勝肉感時,琳低下頭,再次含頭如口,再不客

氣,配合著雙乳的剮蹭用力吮吸,舌頭不斷舔吸著馬眼,周而復始。如此感覺,

可想而知,不一會,一陣無法抵禦的酥麻自下身頂端散佈全身,我身體僵直,用

力的抓住沙發,喘息著,這種快感不似交媾那樣一蹴而就,而是慢慢的堆積著,

陣陣散開。

    琳知道我快來了,加快了舌尖舔吸的速度而不是力度,同時雙手刺激著自己

早已發脹的乳首,我再也受不住那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的酥麻,全部噴發了出來

……

    我與琳,永遠也忘不了從裡間出來時,顧與伶的眼神……